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6

请守护下一位“新”主人

这件小碎花连身短裙成为了我从小窝送出去的最后一件“断舍离”。
我用了一年以上的时间才真正说服自己,把一手打理起来的淑女小窝交出去给地产经纪,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未知的陌生女子走进来当它“暂时”的女主人。

复古风玫瑰花柜子、娇丽的粉红色墙、夜晚如一轮圆月的“空中花园”、Fella Design 定制的红酒色双人沙发........, 小窝里的每一件家具,包括灯饰都是我从 PJ 几个不同的地点搜寻回来,照片里的玫瑰柜子就分别购自 Kepong 和 Viva Home。

当着地产经纪面前签下了出租合约,感觉就像几年前签下一份又一份厚重的银行合约的情景再现,只是那时候我是认定了天长地久与这小窝相伴下去,它将是我一辈子的单身避风港。

突然想再看一次《Under the Tuscan Sun》,电影里的女主角让我印象深刻的那番对白,没想过日后竟然会成为了我该如何从心爱小窝“退”出去的灵感。
"Pick one room and make it yours. Go slowly through the house. Be polite, introduce yourself so it can introduce itself to you." - Under the Tuscan Sun.
我的淑女小窝,它也需要时间接受我的气息在它的空间里渐渐淡去,也让它做好准备像守护我一样,为我守护下一位(暂时的)新女主人。

但愿她居住得愉快、心想事成。

Friday, September 09, 2016

我依然相信自己一直都被深深地祝福着

杰和 M 的公寓小单位窗外的绿色风景
杰和好友 M 合资买了一间公寓小单位,一个多月前拿了钥匙两人就忙着添这加那,打算把小单位“放”出去收租。

前前后后Agent带过好几个有兴趣的男女来看房,有的说到天花龙凤好喜欢好喜欢,要从老远的 Ampang 搬来 PJ 是为了更亲近年迈的母亲,还豪爽地说什么时候会准备好钱最后却没有动静,声称自己做生意的中年男。

有的只是看了Agent发过去,还90%空荡荡的室内录影就立刻表明要租,要求有基本的家居设备如床、衣柜、沙发、电视机、冷气和餐桌椅就行了,结果最后也是无声无息,杰说据 Agent 形容是开跑车,当高尔夫球自由教练的年轻小伙子。

有的其实已经看中了同一栋公寓里的另一间单位,可是租金超出预算不甘心,耐心的 Agent 只好带她多看几间,让她知道真的是“什么样的Budget是什么样的房”没骗人,我猜最后她应该还是乖乖掏腰包非要最初的那一间不可,蓄男子头染金发的轻熟女。

直到上个星期 Agent 再带来一名年轻女生,杰原本不抱希望,已经认定了下个月还是得自己给供期,没想到那女生当场决定租下,晚上就要签合同,明天就要搬进去。

 “就像你以前,跟男朋友分了手急着要搬家。” 杰告诉我。

@_@ 噢,我的那段人生历史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没有7年都该有6年前了。

那时候我迫急地要“逃”离现居的地方,限定自己一星期内找到合适的新住处搬出去。回想那段伧促的过去,上班时上网看房屋出租广告和联络负责人,下班后就去看房子,回到家多晚多累都得继续打包自己的家当,还厚脸皮地要求老板娘允许我把一些私人箱子暂时寄放在办公室里的一角。感恩的是,命运安排我遇上了很好的屋友 – 两位姊妹男。

说回来,那位小姐挑中了杰和 M 的单位是她的福气。 就算她人已经搬进去了,前几天电器店要送洗衣机过去也不必她窝在家等候,杰特地请半天假去安顿。 呵,觉得他们就像守护了我一年多个日子的那两位姊妹男,看不过眼我铺在地上的单薄床褥,把自己旧的那张偷偷垫在了下面。

再问下去才知道还有更巧的,那位小姐目前在两位姊妹男以前上班的公司就业,搞不好他们三人都认识彼此呢~

特地从部落格里找出了与那次搬家有关的旧文章,最后一段文字特别让我有感触。
过去的这几天,好几次静下来的时候,我会看着自己瘦瘦的手腕,告诉自己,这双小鸡仔手腕会跟它的主人一起并肩,把我们想要的生活找回来。
如果把那一次的搬家事件作为我从 comfort zone 勇敢跨出去的人生转折点,原以为将会是一个好的开始其实后面等待着我的是需要更大的勇气去做的决定,几乎想把自己的生命也放弃的时候姊妹男守护了我。

感觉这一次好像是上天故意安排我看见自己的那段过去在他人身上上演,好像要再给我一颗定心丸,提醒我就算以后再经历着多痛苦的人生低潮,当你真心决定要跨过去,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


Thursday, August 18, 2016

咖啡师的工作态度是一家咖啡馆的守护灵魂


不懂从什么时候开始 [好奇羊] 把营业时间推迟了,现在上班日的早上突然想来一杯拿铁的话,就得绕个小远一点的路程去TTDI的 [阿弟山]。 周一到周五早上8点钟就开门的 [阿弟山],可算是TTDI那一带上班族们的咖啡因补给站。

停好了车快走到 [阿弟山] 门前才记起把Ipod Shuffle留在了车里,懒得折回头去拿,反正等下还要去上班也不可能待太久。 而且,一大早会遇见以高音量的谈话“骚扰”他人耳朵的咖啡客,那几率肯定比傍晚下班后的时段低很多。

短短20分钟左右的逗留,进来出去的咖啡客人流没有停歇过,当值的两位女咖啡师的双手也没能停下来。看着两人很有默契地互相交替在收银机和咖啡机之间,朝气蓬勃的肢体语言,比起她们手上泡出来的一杯杯咖啡更让我觉得提神。

Friday, August 12, 2016

当葡萄酒遇上了啤酒…..

这条山坡路,往下的尽头就是杰的中学学校,相反的方向尽头就是婆婆的家。

7月里去了一趟杰的家乡,由他带着我穿梭大街小巷,听他说他童年的事,去看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只是现在已经是属于别人的家了。 三天两夜,不长不短的时间,也足够大概理出了故事的“轮廓”。

小学6年级毕业以后,杰就自作主搬去了和婆婆一起住。 他的“离家出走”没有闹出什么风波,就是某日下午打包了一个简单行李,推了脚踏车就往婆婆家的方向踩去。 后来妈妈找了半天不见人,好在婆婆来电告知人在她那,妈妈听说了儿子的决定也没反对。

就那样,杰开始了他与婆婆相依为命的日子。 一直持续到他中学毕业,离开家乡到吉隆坡继续升学和投靠哥哥。

煎炸酸辣冰冷都不是我的日常口味,三天两夜吃得太多了,最后肠胃终于抗议。 回家的前一晚买了要加多多蔬菜的清淡Subway三文治当晚餐。

以前我认为爱一个人,他的过去与我毫无相干,他的未来才是我所关心。 近年来上了一些身心灵工作坊,读了一点(网上)心理学课,才知道大部分的我们都会不知不觉复制了上一代的影子。 父母与我们的关系好坏如何,息息相关地影响着我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亲密关系。

与杰近距离相处了一段日子,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从此身边是认认真真地贴住了另外一个人”。(怎么好像形容得有点恐怖片的感觉?)

我这人已经太过于习惯了独来独往,热闹的日子过久了就会谁都不想见。 只想一个人去吃饭、走街、逛书局或窝在家发呆也好,一天半天下来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荡够了,我就会回到现实里,回到我该属于的角色。

可是,我这样的我行我素举止却带给了杰-没-有-安-全-感。 从他过去遇上的感情挫折,那些不愉快的经历都会让他先想去了负面种种。

对于杰的“相爱就要常常在一起”的观念,或是“你要一个人出去是不是要去见另一个人”的猜疑,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确实让我感受到了无形的重量,压在肩上、心上难以呼吸。

我可以选择对他发脾气,就像《我要心动一辈子》的书里,作者赖佩霞所说的那样: “你要不要回头看看你的童年?这跟我无关,不是我的问题,很可能是你跟你的父母之间长期累积下来的情结。”

或是,用我所学到的一些身心灵皮毛知识,体谅那是他成长的过程中的缺憾造成今天的他,疼惜他内在那位很需要爱,却又极度对爱没有安全感的小男孩。

相爱和相处,从来都是两件不相同的事。




Tuesday, August 09, 2016

0809随想 – 每一次去银行排队进钱必有这样的笨蛋


图片取自这里


那些一再而再把Cash Deposit Machine拒绝接受的钞票塞回去的人
那心态就跟赌徒没两样 -> 相信下一次必有奇迹。

Thursday, July 28, 2016

有一种朋友叫做 “他是他最好的朋友”


从来没听过他们直呼对方的名字,他叫他“大哥”,他也叫他“大哥”。 他说,他是他这一辈子永远可以信任的朋友。

我们三人曾经在山上同处一室一晚,喝个痛快,聊个通宵。

他以为我累得睡了,替我拉好被子,听见他对他说:「你别看她像个小孩,她很会照顾自己。 如果她是我老婆,她要什么我都给她。」

他听了他的建议去光顾SS2某家发廊,结果被Junior剪了个Kim Jong-un年初一起床后的发型。我拍了照片给他看,告诉他:「我一个人笑没意思,要找人一起笑。」

在他们面前,我真的乐于当一个小孩。

最爱听他叫我:「小孩子,你在做什么?」

Tuesday, July 26, 2016

婚姻的坟墓

图片取自
要不是她的车正好停泊在我面前,我根本就不会对她留下任何印象。

她看起来年龄30好几,短发、容貌普通,鼻梁上一幅粗框眼镜,脸上淡淡的妆,深蓝色的短袖连身短裙不紧也不松地顺贴着身型,看得出保养得宜,没有中年发福。

她从司机座位下车后绕到后座的乘客位,拉开车门和颜悦色地对里面的人说了些话。

我保持着跟友人T 和 M 聊天的姿态,眼睛却不经意地往她那里扫过去,接下来让我惊讶的是从车后座钻下来的竟然是一个小男孩,看起来只有4、5岁,穿戴整齐。

她领着小男孩走过我们的桌子,我也不好动作太明显地也转过头去看。 只是,在这样的时间点(当时已经过了晚上10点)带着小孩到有烟有酒又音乐吵杂的酒吧,我总觉得是一件不适当的事,不过也不关我的事,我继续我的风花雪月。

隔了一天再碰到 T,他竟然对我说起了那对母子。

那一晚她和小孩是坐在我背后的那张桌子,当时已经有一位年轻男子坐着等候。

两人一大一小坐在年轻男子对面的座位,算是间接对着我们这一桌,我背对他们,坐我对面的 T  正好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据 T 说,她和年轻男子聊天的过程几乎都保持笑容,似乎很高兴见到对方。 至于他们聊的内容是什么,T  当然听不到。

后来她的手机响起,T 看见她几乎是立刻“跳”起来慌慌张张地走出去,一直走到酒吧外斜对面的马路街角才接听来电。 就在她离开座位同时,年轻男子起身坐去了她的位子开始逗小孩玩,转移小孩的注意力。

远远地,T 看到她用手半掩着手机讲话,讲了大概15-20分钟。 那段时间里小孩完全很自然地跟年轻男子相处,也没有要追出去找妈妈的意思。 T 的想法,年轻男子并不是第一次应付这样的情况,还有看起来他已经是小孩所熟悉的人。

T 告诉我,那女人让他想起了他的前妻。

虽然不知道电话里头的那个人是谁,但是看那女人从原本高兴的表情变得慌张,走开去接电话前也忘了先安抚孩子。 如果来电者不是她生活里“有份量”又不能拒绝的某个人,在这个可以whatsApp,可以录音留言的年代,她大可不必急着接听,可以等对方挂了电才发个简讯过去交待。

我淡淡一笑,自然明白 T 的话中有“意思”。

与我同龄的 T,前妻曾以带孩子回娘家为借口,然后以需要见客户谈公事不方便带着小孩一起为由,让家人看顾孩子,自己再出去偷会男友。 每当前妻外出,对 T 的来电都不会立刻接听,要不是过后才回电,要不就是.......干脆什么消息都没有。 直到后来被 T 捉住了证据当面质问,才承认自己有外遇。

「她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男人?」 我多嘴问了一句。

「她说他让她找回恋爱的感觉。」 T 回答。

如果说婚姻是恋爱的坟墓,那么外遇就是给自己再挖掘另一道坟墓。


Friday, July 08, 2016

心动的整理魔法

 

终于,家里进行了近乎大半年的彻底断舍离即将来到了尾声。

当我从书柜下面的抽屉里翻出被雪藏了有多久,连我自己也不记得的 Midori Traveler's 手帐,还有一本不曾开封的 Midori 001号线条本子,「怦然心动」这四个字立刻蹦跳出脑海里。

「怦然心动」是日本整理教主近藤麻理惠所创造的整理魔法,对于不懂该舍还是该留的物品,一时无法拿定心意的时候,就以在碰触到该物品的瞬间来感觉,是否还有「心动」?

这本 Midori Traveler's 手帐,我根本不需要把它拿在手里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曾经我为了要不要花上 145 大洋把它带回家,在 Kinokuniya KLCC 好纠结地进进出出了几回。 终于把它捧走的那个傍晚,一路上回家途中我在友人杉的车里笑得合不拢嘴。

乘 6月结束以前有免邮资的优惠,向 Tabiyo 网购了两本 008号 Passport Size Refill Sketch Paper Notebook。

2016 来到下半年,为我的 Midori Traveler's 手帐换上了新本子。

2016 结束之前,问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成为习惯,把手绘融入生活?

Monday, June 20, 2016

愿你,走好

图片取自
原来,我的部落格里一共有 4 篇文章写过关于他。

第一篇是2008年,最后一篇是2011年。
 
其中一篇我借了日文小说《二手杂货店之恋》里某个角色的话:「可能在我责怪对方的那一刻,那个人就死了,也可能在第二天就不在了。」

就算分手后与他没能做朋友,就算很生气也很无奈他的纠缠,就算忍不住要在部落格开文骂他,我依然真心希望他是在地球上的某个地方生活着,而不是得悉一年多前他已经病逝的消息。

曾经我以为他对我的骚扰会在他结婚之后从此画下句号,没想到大概平静了3年后再收到他的简讯,说他离婚了,不懂该怎么办才好?

回想那时,如果我选择的不是沉默,哪怕只是回复短短的一行字 [You will be fine],是不是会给他稍去一点安慰?让他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刻感受到多一丝人情味?是不是也会扭转他早逝命运的可能?唉。

如我后来在文章里写下的一段话:
其实我宁可他是来向我炫耀,告诉我他现在过得多好,他的另一半比我多棒,看他们现在多幸福,我真的宁可听到的是他说他的幸福事一箩箩,我会很替他开心。

2011年后我没再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陌生人电邮,或是来自他的手机号码,却假装是别人的简讯。 我一度以为他完全消失在我生活里的那些日子,已经整理好自己挥别过去,站起来往前走。

得悉他的死讯让我难过了一整天,傍晚下班回家途中与妈妈通电话,忍不住向她老人家吐吐心情苦水。

「外婆生前说过一句话,棺材不是装 [老],是装 [死] 。」妈妈说:「人啊~说走就走,管你几岁。」

那一天,我把那四篇文章从部落格拿下。

那一天,我把他的名字从我面子书的 Blocking List 移除,有几个名字也同时一起除去了。

就如小说里的那句话,可能在我 Block 掉对方的那一刻,那个人就死了,也可能在第二天就不在了。

离开的,愿他走好,安息。

还在的,让我们努力把日子过得更好。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